松野十四松

宁拆不逆狗

【狗茨】没地位的阿爸改名字真难(一发完)

没什么营养的小短文,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
自从能改名字后就一直想写,愣是写不出来
以我的第一视角,欢脱小甜饼
以下正文
——————————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京内的阴阳师们开始时兴起给自家式神改名字,改的名字大大的悬在式神头顶,人人都看得到。我身为一名阴阳师,自然也是要参与进去的,前前后后改了不少式神的名字,老觉得不得劲,坐在院子里的小石凳上想了好久都觉得少了些什么,看到举着球到处找茬的茨木时才一拍大腿,自家宝贝茨木没改。

        然而茨木并不好改,先不论他会不会一拳捏死我这个恋慕他的阿爸,他还是挺疼我这个为他掏空身体的阿爸,难就难在茨木的对象大天狗 。

        大天狗可比茨木强多了,我是说脑子上,套路玩的一次比一次溜,要不然一心只有鬼王的茨木怎么可能撩到手 。自从召唤出他,并让他看出我对茨木的非分之想后,护茨木简直护到骨子里,每次在我和茨木单独相处时准能从天而降,还故意站在中间用自己乌漆嘛黑的大翅膀遮着茨木,拜托这位长翅膀的狗子挪开点好吗,我怎么可能对你的茨木做点什么事哦!他用他的小锤锤砸我的胸口怎么办!由此你们可以看到我的低位有多低下,我虽然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但从来都是任由他们捏扁搓圆的那号人物,我还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改名字这件事我犹豫了好几天,我寮里的那两个跟个魔王似的,根本不敢动手  。直到我眼睁睁的看着隔壁寮的把自家茨木改成“老婆”并对我报以得意的微笑后,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狂热躁动的心,边安慰自己改了名字也不至于被大天狗一风袭打死,边偷偷潜进茨木房间,靠近午休熟睡的茨木,当然,我敢做这些都是因为狗子不在 。

        在沉迷了一会茨木的美颜之后以我单身多年的手速将名字改成“老婆大人”,看他头顶上悬着的名字我激动的几乎想抱着茨木吧唧几口,不过也只是想想,我怕茨木被吵醒然后直接打爆我的狗头,只能站在床边意淫一会便老老实实滚了出去 。

        我一出茨木屋子便匆匆找狗子,打算使唤他去打御魂,然而,

        “茨木呢?”对着我就面无表情的狗子淡淡发问 。

        “在睡觉呢,今天你就和小打火机去打吧 。”我指了指坐在不远处放空自我的座敷,对着狗子笑出一脸褶子 。笑话,我怎么可能让狗子看到茨木 。

        “不行,我要和茨木一起去,他现在也应该起床了,我去叫他 。”狗子也是个行动派,人家刚说完就张开翅膀浮起来,等我反应过来他都已经飞走了,吓得我赶紧去追他,操你妈!我说没醒就是没醒啊!

        俗话说长腿的跑不过长翅膀的,别想了,我也不知道是哪里的俗话 。反正我为了追上他,在后面累的活像条死狗,然而还是慢了一步,狗子已经抢先一步进了茨木屋子,不知道我现在逃命还来不来得及 。

        狗子进屋好长时间,屋子里什么动静都没有,在我以为我要躲过一劫时,我看到狗子黑着脸出来了,后面还跟着茨木,头上还顶着“老婆大人”这个名字,说真的,我大概是属于那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类型,看到那个名字时还是激动的几乎要扑过去,但狗子脸色确实不怎么好看,我用我仅剩的一点理智控制住了这个自残行为 。

        “改掉 。”还是那样淡淡的语气,其实仔细听的话还是能听出咬牙切齿的意味 。我其实是很想啪的一巴掌糊在他的脸上,然后把茨木一把揽过来,告诉他谁才是这里的强者,什么叫美人只配强者拥有 。好了,现在不是做白日梦的时候,武力脑力完全被碾压的我表示狗子才是强者,虽然茨木也不是什么柔弱美人是了 。我还记得当时这俩个妖怪为了争谁上谁下差点把这寮给拆了,我和一群式神躲在墙角瑟瑟发抖,最后狗子还是赢了,一把将茨木按在地就地上了,别多想,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他用妖气弄的那个破结界简直硬的跟坨屎似的……不对,又跑远了,我一看情形不对,机智的我赶紧以十分标准的下跪姿势紧紧的抱住狗子大腿哇的大哭出声,“狗子我错了!阿爸被隔壁那个小贱人阴阳师羡煞了一脸,着实心痒难耐啊!呜呜呜狗子阿爸也是受害者啊啊啊啊!”强调一遍,我这不是怂,我这是大丈夫能屈能伸!

        狗子嫌弃的把贴在他腿上的我撕了下来,茨木也是个不疼爹的主,对着我就开始说教“阿爸汝把名字改掉吧,吾乃一方大鬼,改成如此的名字吾莫不是失了威信,吾以后怎么在吾友面前现身……”狗子听他说的差不多便一把捂住了他喋喋不休的嘴,说来惭愧,家茨有千百种好处,唯一的坏处就是话多,可能是个假茨木吧 ,等等,说到哪了?哦对了,被狗子捂住嘴还在挣扎着要说话的茨木挣扎了一会便放弃了,狗子安抚性的摸了摸茨木的白毛,结果被狠狠的拍掉,狗子也不恼,抓着茨木的鬼手亲了一口,好呗,我这个几百瓦的电灯泡活生生的被强行塞了一口狗粮,还说不得打不过 。话说狗子你一本正经做这种事可以的,不愧是我家的崽!

        在我搓着手问狗子能不能回去的时候,狗子表情已经好看多了,宽宏大量的让我把茨木的名字改掉,并警告我再做这种事情就让我体验一下上天的感觉 。

        大佬都发话了,我哪敢不从,赶紧抖着手把名字改成“狗子媳妇”,然后讨好的对狗子一笑,狗子看到名字时表情彻底放晴,抓着茨木就往房里拉,茨木是万般不情愿,嚷着要跟我去打斗技,黑焰一次次往狗子身上,并像我发来求救的眼神,我微笑着挥了挥手立马跑出他们的视线外,小兔崽子敢不帮你阿爸,活该被操的下不来床 。

       

这个表情太好玩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酒茨/我茨】我养大的儿子被辣鸡酒吞给上了(一发完)

我茨只是单方面臆想,茨木最后肯定是和酒吞在一起了【冷漠】
人物ooc,我比茨木更痴汉,小茨球描写有,有几句肉渣 。
茨木我7级抽到的,然后带大一家老小,我真的是当媳妇【划】儿子养的

一下正文

——————————————————————————————

        我是一名阴阳师,特征是脸黑,特长是养废每个式神,我家有只茨木,我家茨木是我特别辣鸡的时候召唤出来的,小小的茨球在金光中现身时,不怕你们笑话,我当时激动的差点晕过去,颤抖着双手将小小的白毛球捧在手里我觉得阴阳师当的真他妈值 。

        虽然我是想和茨木睡一个房间,但我看着络新妇一脸“你试试”的表情还是怂了,把他安排在了我隔壁的房间 。

        小茨球特别乖,不哭也不闹,睁着一双鎏金的眼睛好奇的看着我,小小的鬼爪紧紧的抓住我的食指晃动,可能是看到我过于痴汉的表情,张开嘴咯咯的笑起来,大大的眼睛也眯成一条缝,那大概是我见过最可爱的笑容,我控制不住的亲了亲茨木软软的脸蛋,他笑的更开心了,张开的小嘴甚至可以看到还没长出牙的粉色牙龈,小脚也一晃一晃的,这绝对是天使,我默默的想 。

        妖怪的成长总是很迅速,我每天都要带茨木去结界待一天,没过几天茨木便可以自己走了,小鬼爪在地上一撑便能自己站起来踮着脚走路,每次站起来都会冲进我怀里,然后扬起毛绒绒的小脑袋笑的灿烂 。

        大概过了半个月,茨木已经长到我大腿那,鬼角也长长了,白白净净的小脸上也长出了红色的妖纹,在给他吃了两个黑达摩加了两点黑焰后,他亮着一双亮亮的眼睛对我说:“阿爸,吾想去打大蛇!”

        我帮他擦掉嘴角的碎屑,笑着说:“都依你 。”

        我当天就带着他和络新妇还有座敷童子去组队打八岐大蛇,茨木还小,从地下窜出的地狱鬼爪捏走了小怪物一点点血,但他还是很激动,毕竟是第一次战斗,耐心的陪他打一天,晚上吃完饭我把抱着坐在我的腿上一起看星星,他安静的数了会星星,转头问我:“阿爸,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我想变得特别厉害!”
小小的茨木已经开始好战了,我捏了捏他的脸,说道:“很快的,你以后会特别厉害的 。”

        好了,温情的往事讲完了,是的,后来他就变了,他已经不是以前的小茨木了,他现在换衣服都会锁门了!洗澡也不和我洗!也不让我摸他抱他亲他了!变态?不不不,关心自己儿子有什么错!别别别!别报警!好嘛好嘛!我承认我对我家茨木抱点非分之想,一点点……都说了不是变态了!咳咳,言归正传 。

         我家茨木变了的真正原因是他结交了隔壁寮里喜欢喝酒的红毛杀马特,不对,是单方面结交 。
        我当时为了不让我家茨木伤心,去过茨木那剧情的时候都没带茨木,暗搓搓的带着姑姑等一众式神过了剧情,虽然茨木后来也问我他传记里的那个男人是谁,我支支吾吾的说是他幻想出来的,从来都是一根筋的茨木被我糊弄过去了,然而该来的还是来了 。
        我一觉醒来,去结界看茨木的时候,我看到了酒吞,也就是茨木传记里的那个,他是隔壁寮的孩子,被他的阴阳师寄放在我结界内,更糟糕的是茨木和他经过一晚上的相处已经跟在他后面“挚友挚友”的喊着,我当时差点气哭,我也想我家茨木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阿爸阿爸”的喊着,辣鸡酒吞还我家茨木呜呜呜,我好不容易养这么大是为了给我当媳妇而不是给你当!!!

        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个梦,我梦到我和茨木成亲了,很顺利的入了洞房,我着迷的亲吻着茨木全身,看他面色潮红的请求我进入他的体内,在我将他腿抬起来搭在肩上准备一举攻入时,酒吞从后面一脚把我踹下去,然后代替我位置进入了茨木,我坐在地上哭的像个孩子,边哭边看茨木被插得哎哎的呻吟出声,金色的眸子里泛着水雾,修长紧实的腿紧紧的缠着酒吞的腰……然后我醒了,这个噩梦我是拒绝的!

        “茨木啊……”我一脸欲求不满的盯着正在啃达摩的茨木 。

        “怎么了阿爸?”

        “你能和阿爸洗一次澡吗?”

        “……阿爸汝怎么了……”

        “那隔壁寮的酒吞要是和你洗澡你愿意吗?”

        “……”

        我看着他一脸惊愕到满脸通红,耳尖都变得红红的,真可爱啊,但我失恋了,养大儿子喜欢上了别人,我有一句妈卖批送给隔壁酒吞 。

        第二天就找不到我家茨木了,到了第三天吃饭的时候,茨木偷偷跟我咬耳朵说:“阿爸,吾昨日和挚友洗澡了,然后吾就被挚友按在地上这样那样了……”

        我惊恐的看着红着脸坦荡荡的说着十八禁的话的傻儿子,儿大不中留啊呜呜呜,这么快就被别人拐上床了呜呜呜……

        后来就是无休止的喂狗粮了,无数次的在晚上拍连通隔壁房的墙面让他们小点声,我心疼,结果声音更大了,茨木听起来爽到极致的呻吟一阵一阵的传到我耳朵里,顺带啪啪的拍肉声和水声,酒吞你一定是故意的!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今天的我也想上茨木……

【酒茨/狗茨】鬼王今天也是个ky 3

酒茨/狗茨
酒茨/狗茨
酒茨/狗茨

我恨我这个辣鸡文笔,修罗场写的烂极了,前两章戳头像

依旧ooc,没写all茨是写太多总觉得好玛丽苏,这篇先委屈一下狗子,下篇【如果写的出来的话】茨木就是你的啦!

顺便我居然100粉了,决定开个破车,欢迎点梗,如果不嫌弃文笔的话,只要是茨右都可以写

以下正文

——————————————————————————————

 

        “茨木,好久不见 。”清秀的脸上略过一丝悸动,酒吞发现个正着,赶忙紧紧的握住茨木的手  。

        “别以为本大爷忘了你喜欢茨木,故意略过本大爷是不是想被我打一顿”酒吞在心里腹诽着,他觉得大天狗会装极了

        “啊!狗子好久不见!吾和挚友正要进去呢,汝就出来了哈哈哈 。”茨木倒是没发现什么,友好的用幻化出来的手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傻笑出声 。

        “都说了不要叫我狗子了 。”没有半分责怪的意思,倒是充满宠溺,大天狗也不管酒吞难看的脸色,继续道:“我也是想要去卫生间,出门便碰到你,真是巧,你先进去吧,青行灯们在里面 。”说完深深看了一眼茨木便离开了 。

        “走啊,还看他做甚,说了两句不够还要跟着他去卫生间是不是!”

        茨木听了连连摇头,还说了一堆证实自己爱意顺带夸奖酒吞的话,酒吞这才放过他,不过酒吞还是很生气,别以为他不知道那只蠢狗是感受到茨木的妖气算准时间出来的!装!继续装!使劲装!等哪天逮住他就把他翅膀上的毛给拔干净!

        酒吞依旧紧紧抓住茨木的手,推门进入房间,包间很大,妖怪也很多,闹闹哄哄的让酒吞再次萌生回家的念头 。

        “呀,酒茨夫夫来了呢 。”

        青行灯第一个发现了进门的酒吞和茨木,踩着高跟鞋蹬蹬的走了过来 。

        “呦,手拉的这么紧,在门口遇到狗子了吧酒吞 。”

        一脸的幸灾乐祸,酒吞还没开口,茨木就点头道:

        “好久狗子不见看起来更强了,吾定要抽时间与他切磋一番!”

        酒吞一听差点给一脸兴奋的茨木一巴掌,切磋一番?!你可长点心吧我的茨木,哪天切磋出感情我又要一人饮酒醉了 。

        “你们随便找个位置坐吧,等会再来找你们 。”

        说完又踩着高跟鞋蹬蹬的走到妖刀姬面前逼叨逼,酒吞看着妖刀姬面无表情到露出一丝微笑就更气了,妈的,整天就知道讨好自己媳妇离间别人家庭,不知道追cp也要按基本法吗!

        “挚友,汝好像不太高兴啊,是不是这些小妖太吵了,吾去给他们说不要太吵了?”茨木一脸担心,他的挚友一向喜欢安静的环境,平常也是在家喝酒玩手机 。

        “不碍事,你坐着,记着刚才在车上给你说的话知道了吗!”酒吞凶巴巴的提醒着,不是不相信茨木,但大天狗一肚子坏水,让他不得不防着点 。

        这时大天狗已经推门而入,坐在茨木旁边的鸦天狗看到大天狗并接到大天狗的眼神后猛的站起来 。
       
         “我去点歌!”

         鸦天狗冲着被吓到的酒吞和茨木抱歉的挠了挠头找了个借口后跑到点歌台,大天狗见他走了便迅速走到茨木的身边,酒吞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的看着大天狗贴着茨木坐了下来 。

        “狗子?”茨木突然想到酒吞刚才还提醒不要和大天狗太过亲近,但是说话还是可以的吧,有些纠结的向酒吞投去询问的目光,虽然恨不得茨木离大天狗越远越好,但是也不好为难茨木,只能手一伸揽过茨木的肩,确定离大天狗有些距离后才点了点头 。

        大天狗对于这种幼稚的行为表示不屑,要不是茨木疯狂的追随酒吞,心里根本没有他,他大天狗早就把茨木拐回自己的爱宕山了,感情这种事也不能强求,让茨木夹在中间也不好办,只能退出祝福他们,不过该聊该撩该占得便宜该挑拨的一样都不能少,要不然他太吃亏 。

        “今天你能来我很高兴 。”一双漂亮的眼睛盯着茨木,一眸子的温柔像是要溢出来,但茨木依旧是那个不解风情的茨木 ,完全看不出什么,大手一挥笑着说:

        “吾认同汝的力量,自然是要来的!”

        “哼,要不是青行灯那女人强迫茨木来这里,本大爷才不会带茨木来见一只掉毛狗  。”酒吞在一旁凉凉的开口,刚才大天狗看茨木的眼神膈应死他了,忍不住就想怼他。

         茨木不赞同的看了酒吞一眼,冲大天狗尴尬的笑了下,这下酒吞就不乐意,你居然瞪我?!为了这只掉毛狗?!还对他笑?!茨木童子你等着!

        大天狗好笑的看着黑着一张脸的酒吞,酒吞同样瞪着他,场面一下子尴尬起来,后知后觉的茨木努力想着话题,企图让气氛不要这么尴尬,正巧手机提示音响了一下,茨木拿起手机看到阴阳师的领取体力的提示,虽然也不缺体力,但茨木还是打开了 。

        “茨木你也玩这个?”大天狗见茨木打开阴阳师不慌不忙的套了个近乎,他也玩,还氪了不少金,抽出一堆茨木和大天狗放着,当然,他也抽到了不少酒吞,全都喂给了帚神,喂一次心情通畅一次 。

        “对啊!吾正好闲的慌,玩这个打发时间,狗子你也玩?”茨木有些意外的抬头看了一眼大天狗,他总觉得大天狗不像是喜欢玩游戏的人 。

        “有稍微玩一下,毕竟是以我们为原型 。”

        “不过这游戏里我们俩没什么交集,吾和吾友的事情倒是写的很清楚,吾与吾友一起上场吾头上还会冒小星星,以前冒的还是一堆粉色的心哈哈哈 。”

        找到话题的茨木话又开始多起来了,酒吞一脸骄傲的听着茨木说的话,看到没,他和茨木可是官配!

        “我记得游戏里酒吞还会跟鬼女红叶冒心呢,挺有趣的 。”大天狗一脸温柔的对茨木说着戳酒吞痛处的话,果不其然,茨木原本开心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有些失落起来,酒吞一下子着急起来,虽然茨木没有说过这件事,但他明白茨木心里总归是难受的,他解释过很多次了,事情过去好几百年了,本来快要忘记的事情又被这游戏勾出来,都赖大天狗,莫名其妙说这种话 。

        “茨木你干嘛在意那些乱七八糟的,现在本大爷不是和你在一起了吗 。”

        “吾友吾懂的 。”茨木其实也没多生气,他一直相信着酒吞,共同生活了那么长时间,没有谁比他更了解酒吞 。

        大天狗在一旁看着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有点挫败,从以前便如这样,任何人都无法介入他们的世界,就算以前无数次的吵架,无数次的误会,从小便跌跌撞撞的跟在酒吞身后长大的茨木对酒吞的感情是无法理解强烈,酒吞何尝不是,苦与他尝,乐共他享,几百年的坎坷让他们更能看清自己的心,这便是小女妖们所向往的命定之人吧,既然存在于世,便注定要被绑在一起,真羡慕你啊,酒吞童子……

        回家的路上茨木异常的安静,也没玩手机,酒吞转头便能看到茨木灼热的目光,茨木幻化人形时酒吞不让他改变鎏金的眸子,他爱极了茨木这双眼睛里全是自己的样子 。

        “挚友……”

        “嗯?”

        “大天狗说明天要与吾切磋一番!”

        “嗯……嗯???”

        写剧本他妈不对啊!接下来不应该是茨木深情表白吗!然后在逐渐升温的气氛下回家和茨木这样那样吗!!!大天狗我操你大爷!!

       

     
谢谢观看爱你们!

【酒茨/狗茨/微all茨】鬼王今天也是个ky 2

我又来啦! 

酒茨/狗茨/微all茨
酒茨/狗茨/微all茨
酒茨/狗茨/微all茨

短小的一章,下一章明天放出,也许有夜茨,主要是狗茨酒茨修罗场吧

依旧ooc,反正酒吞内心吐槽役,在茨木的事上特别小心眼

       在鬼王的担忧下大天狗的欢迎会很快就到了 。

        茨木大清早的喊起劳动了一晚上的酒吞,酒吞憋了好几天,终于在昨天晚上全都悉数给了茨木,今天一早便容光焕发,精神无比,穿衣服的时候还特地将脖子上的吻痕露出来 。

        相比酒吞,茨木就惨多了,昨天被酒吞折腾了一夜,本来他还庆幸酒吞好几天没碰他,结果昨天一晚上把前几天的都补齐了,导致今天一起来腰疼的走路都不自然,后面也肿起来了,直到现在他都觉得里面有什么东西,全身上下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挚友不愧是万妖之首,每次在床上都这么厉害!”茨木边想边将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叫上酒吞出了门 。

        酒吞习惯性的大早上的刷了刷酒茨,没刷到小甜饼却不小心把玻璃渣当糖吞了下去,现在正闷闷的开着车 。

        “茨木,到了那里绝对不要和大天狗太过亲近 。”

        “好的挚友!”

        “别的妖怪也不能太亲近,只能待在我身边 。”

        “好的挚友!吾只与挚友亲近,任何人都比不过挚友你balabala……”

        酒吞满意的点了点头,看茨木一回答完就低着头玩手机,好奇的问道:

        “茨木你一直低着头在看什么?”

        “玩阴阳师,吾刚抽出了一个夜叉,对了挚友汝知道有人在网上说夜叉像我们的儿子吗哈哈哈哈哈哈,结果那小屁孩马上就给吾发信息,聊了好半天居然叫了声妈,吾跟他说要叫吾爹,可他不叫……”

        剩下的酒吞没听进去,得,这次去欢迎会,老婆怕是要不保了,一个两个的不知道茨木已经和他处了几百年了吗!他表示想回家继续刷酒茨 。

        目的地很快就到了,欢迎会不是很盛大,就是聚在一起唱个歌寒暄一下,酒吞放下车后就拉着茨木找到青行灯事先给他说好的包间,结果刚到门口,大天狗就打开了门 。

第三百年的见异思迁【拔牙歌改词】

酒茨【有一句狗茨】

又被这个歌洗脑了,不会画画不会做视频只能改个歌词爽一下
依旧放飞自我,配合【第三年的见异思迁】这首歌看效果更佳
依旧ooc
(鬼王今天也是个ky)那篇文正在努力写【谁会看】



酒吞:

本大爷没有胡说   红叶的事

虽然我喜欢过她

但本大爷确实放下了

本大爷没有胡说   只有你

我可是一天都没有忘记过啊

茨木:

汝可真敢说  昨天是谁大晚上去勾引处女

汝以为吾什么都不知道吗

酒吞:

消息很快啊   但追随本大爷的你也输了呦

你一开始就要考虑既然喜欢上鬼王那你要接受这一切

茨木:

吾友汝不要在那胡说了

酒吞:

本大爷没有胡说

茨木 :

汝可是大江山的鬼王汝应该杜绝酒色

酒吞:

不过是三百年没理你  你少说一点吧

茨木:

像这样沉迷酒色的样子  最让妖失望了

酒吞:

不过三百年没理你  你就别生气了

茨木:

以后不喝酒吾就不生气了


拔牙拔牙拔牙拔牙拔牙拔牙拔牙拔牙拔牙拔牙



酒吞:

真是够傻啊  居然提这样的条件

还是直接关在房间操死他吧

是个傻瓜啊  我不可能不喝酒啊

虽然不能答应你这个条件

但其他的都行啊

茨木:

吾友汝说这种话   真的太令吾失望了

这个月都有十个女妖说汝和她们睡了

酒吞:

你也不差嘛  昨天大天狗还对我说要带你走

爱宕山也好平安京也罢都不准去  你只能待在本大爷身边

茨木:

酒吞汝不要胡说了

酒吞:

我说的是真的

茨木:

吾要是离开的话挚友汝也不能拦住吾


酒吞:

不过是三百年没有理你  你就要离开了吗

茨木:

因为挚友汝太让吾失望了

酒吞:

不过是三百年没理你  你就原谅我吧

茨木:
挚友应该一心想着振作起来统领妖界而不是求得吾原谅

酒吞:
……

拔牙拔牙拔牙拔牙拔牙拔牙拔牙拔牙拔牙拔牙拔牙拔牙拔牙……

酒吞:“拔你麻痹”










【酒茨/狗茨/微all茨】鬼王今天也是个ky

放飞自我的产物
没文笔还想写
ooc是我的,茨木也是我的
酒茨/狗茨/微all茨

酒茨/狗茨/微all茨

酒茨/狗茨/微all茨

还有各种cp大乱炖,现代欢脱向

接受不了的别进来评论找存在感了




       “茨木是酒吞的!不是那只大天狗的!”

        在无数次评论狗茨文这句话后,理所当然的被狗茨厨一通骂,骂不过打不着的鬼王特别生气,直接抓过旁边不明所以的茨木狠狠的操了一顿才熄了火 。

        完事之后酒吞点了根事后烟,看着趴在床上几乎要虚脱了的茨木,乱糟糟的长毛铺在背部活像个大型毛球,没有被头发覆盖住的皮肤上全是吻痕齿痕,一想到这是自己的杰作,酒吞才心情愉悦起来,一只手捏住茨木红彤彤的脸转向自己,用力亲了一番,然后对着喘气的茨木恶狠狠的说道

        “你要是再敢乱撩别人,特别是那只大黑狗,小心我把你绑起来天天操 。”

        从头至尾都是一脸懵逼的茨木觉得自己很委屈,听到这番话后有点怕的连连点头,酒吞这才满意的掐了烟,搂着茨木睡过去 。

        他们妖怪寿命极其漫长,他们看着人类从烛火变成各式各样的电灯,从马车变成汽车,土地上慢慢耸立起的高楼以及各式各样的高科技,妖怪们的住所渐渐也被弱小的人类侵占,迫不得已与人类一起生活 。

        酒吞一直安安稳稳的和茨木过日子,除了偶尔来骚扰的妖怪们,一直对茨木念念不忘的大天狗说去追寻大义实则疗养情伤而去另一个国度,就在酒吞以为会这样安静的过下去时,市面上横空出现一个叫阴阳师的游戏 。

        游戏里的以他们为原型的式神们容貌性格像极了他们,这个游戏很快就火了,各种cp和同人文接踵而至,酒茨是个大热门不错,但以酒吞和茨木分开与其他妖怪组成cp的也不在少数,酒吞也的玩了这个游戏,也经常暗搓搓的去找酒茨文和图看,当然be的不看,就看点小甜饼和车,某天正在看酒茨的某鬼王搜酒茨的时候,无意间翻到了狗茨的tag,手贱打开之后气极了,他几乎都能想象到大天狗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些,内心兴奋的狂甩出几十个羽翼风暴的样子,酒吞成了酒茨only,遇到拆逆都会ky几句,并且乐此不疲 。
   
         然后又是某一天,茨木对他说
       
        “挚友,大天狗来了,青行灯她们说要办场欢迎会 ,叫我俩也去 。”

        正在撕逼的酒吞心顿时凉了半截,当即给青行灯打了电话问能不能不去

        “你不来可以,茨木必须来 。”青行灯说完就挂了 。

        酒吞看着嘟嘟响的电话觉得青行灯绝对是狗茨厨,这个会讲故事的大手肯定写了不少狗茨文,一想到这酒吞就气的牙痒,有机会他一定要偷偷把青行灯的那根长棍子给掰断,叫她拆cp 。

        茨木看着脸色变来变去的酒吞一阵担忧,连打开的狗茨文……嗯?怎么打开狗茨了?返回,打开酒茨文,重来一遍,连打开的酒茨文都看不下去了 。

tbc



       

求网易爸爸给我一个茨木吧quq
画啥出啥,我不会撸画,所以只能改图,真的看看就好!
不过重温夏目友人帐第二季的时候发现辰未和太太们写的幼小化茨木真像啊!太可爱了呜呜

1599黄桃,99贺文【上】

       

严重ooc,没什么内涵的东西,就是黄桃,慎入慎入,我不会写这种,如果有奇怪的地方求轻喷,因为写文总拖剧情,下部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இ皿இ`)




“嗨,前辈,原来你在这啊,俺可找了前辈许久 。”

      

        “怎的,15找俺有事?”

     

       “也没啥事,就是听61前辈说今天是前辈的诞日罢了,便想俺身为晚辈,不送点礼莫不是失了礼节 。”

  

       悟空看着面前高自己许多的大圣,知道这后辈说的是客套话,一个猴子还知道什么礼节,不过他倒是对自己诞日没有什么兴趣,一个从石头里蹦出来的,算何诞日,但花果山那些猴子猢狲们非要庆祝一番,想来这些猢狲也是因为他的诞日,便也由他们去了 。

       

        那些猢狲围着他灌了些美酒,就自顾自的上旁边玩耍,悟空也乐的清闲,趁没有猴子围在身旁时,唤了声筋斗云坐上去觅了处清净的地方小憇,不想一睁眼就瞅到这后辈,说是要给自己礼物,悟空饶有兴致的看着一脸笑意的大圣,却不料被那笑脸失了心神 。

  

        这马脸猴子笑起来还挺耐看嘛,悟空暗道,心中不由荡起涟漪 。

  

        “前辈这皮相生的还真是好看极了,初见前辈时,还以为是只漂亮的母猴 。”

   

        大圣此番近调戏之言不出预料的忤了悟空,他可是堂堂齐天大圣,被人言成母猴,自然是恼怒至极,心里也自是没了涟漪 。

   

        “你这泼猴乱说什么,俺可是齐天大圣,怎的像那母猴了,若在再信口雌黄,休怪俺老孙不把你当后辈 !”

  

         悟空说完欲转身离去,却被身后的大圣抓住了手腕 。

  

         “前辈怕是有几百年未行鱼水之欢吧?”

   

        “关你这长脸猴何事?莫不是到了发情期?”

   

        悟空一声嗤笑,手腕剧烈扭动,想挣脱钳制,奈何大圣似是铁了心不让他离开,用力的紧,一时半会竟也无法挣脱 。

   

        “前辈这般娇小,脾气和力气却不小啊”

  

         大圣看的有趣的紧,初遇这位前辈时,一眼便被前辈迷了心智,皮囊生的眉清目秀,但也不像母猴,刚才一番话只是故意想要惹恼这个天生笑脸的前辈,如此反应看来,倒像个孩童一般 。

  

        “前辈要不要和我试试看呢,毕竟几百年都没有过,身体必定难耐的很吧 。”

  

         大圣从后面靠近悟空,嘴对着悟空耳朵,将湿热的气息全都吹进耳朵里,悟空耳朵生来便敏感的很,一下子僵在那,大圣诚心想捉弄悟空,嘴吧贴上悟空的耳廓,伸出舌头细细舔弄着 。

  

         “嗯……你这不要脸的长脸猴,怎生的这般……厚脸皮……”

   

        悟空耳朵薄薄的,阳光似乎可以透过耳朵,本来就有点红的耳朵被舔的更红,灵活的舌头舔弄着耳洞附近,悟空腰一软,差点倒在大圣怀里 。


        “前辈如此敏感,怕是已经按耐不住了吧 。”

 

        悟空听了这话,咧嘴一笑,放软身体,一下子靠在大圣怀里 。

   

        “你这泼猴还有两下子嘛,俺老孙确实几百年未行鱼水之欢,不过,俺老孙素来都是和母猴行这档子事,你若能像母猴一样,屈于俺身下,倒也可以和你这长脸猴试试 。”

   

        大圣只是想逗逗眼前娃娃脸的前辈,没想到前辈直接靠在他怀里说出这般话,刚才前辈的反应已经让他有点冲动,而现在前辈就这么靠着他,比自己矮了很多的身体让他悸动不已 。

   

        “那要看前辈能不能把我制服在身下了 。”

    

        说罢便将悟空转过来,吻住了他咧开的嘴巴 。


TBC

   


#用死亡梗写一篇甜文#   #静临#   在空间看到的梗,各种洒狗血,莫名其妙就变成了未闻花名,性格严重崩坏,现在撤退还来得及!!!